狗耳朵日报

Author Avatar
FanShen 9月 10, 2017
  • 我们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比一般人更加优秀:我们更有能力,更诚实可靠,更有激情并且更有天赋。而这种乐观的自我认知,在心理学会中也有一个专有名字,叫做“隐形斗篷错觉”(invisibility cloak illusion)。

  • 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甚至部分人还将其视为时尚、潮流。除了人性天生的好逸恶劳外,消费资本主义大大刺激了这种不劳而获想法的盛行(所以不要嘚瑟,你所谓的时尚、特立独行,其实跟封建社会愚民的行径是一样的,都是在被社会思潮操纵而已)。

  • 你每天接受的信息是碎片化的,时间是碎片化的,认知是碎片化的,记忆就只有三天——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不管是美国总统丑闻还是四川地震,再大的新闻事件发酵期也就是三天,随后就被杂七杂八的事冲散了。

  • 随着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走向主流,占据市场几十年的CPU可能被拉下王座;成本更低的FPGA、能够以更快速度处理数据的GPU、能够以更低精度进行计算的概率芯片和更多采用全新架构的专用处理器争夺市场的时代到来了。

  • 如果你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告诉你一个小技巧:想想那些你完全不想碰的事情。再做手边的事情就舒服多了。

  • 驱使这样的实业家推动世界进步的,通常不是名利,而是强烈的使命感和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梦想和野望,以及在极少数人身上可贵地伴随终生的好奇心。

  • “Be not afraid of greatness: some men are bom great, some are achieve greatness and some have greatness thrust upon them.”

  • 犯错丢脸要趁早。该犯错的时候害怕犯错,只会在往后的岁月里犯更多错

  •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 我一直认为最好的学习就是直接做,做砸了是学习,做好了是更好的学习。扎克伯格从来没有「学」过如何创建最大的社交网络,他直接把它做了出来。所谓的Learn by doing,在交办这件事情上,也是如此。

  • 我因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别人的脆弱。而戏剧是检验人性的艺术,强的东西不太容易动人,你脆弱时,大家就会替你着急,帮你演戏,这时才是最动人的。

  • 我常跟演员说:「如果你表现得这么多,根本就不需要别人同情了。你的作用是让别人帮你着急,帮你演戏,因为你再怎么演,也没有观众的脑筋演得好。

  • 互联网未见得是孤独的解药,也许本身就创造了更大的孤独。热闹和孤独共生在同一个地盘上,在极致喧哗的舞台中央,站立着一个极致孤独的个体,为屏幕另一端的一个孤独个体唱歌。

  • 越低阶级的人越善于解读他人的情绪。他们在解读陌生人的表情和情绪上更加准确。——从这个意义上,低阶级的人实际上是对他人的痛苦更有共情力的。

  • 别急着抱怨才华得不到施展,当你还是个矮子的时候,指着天花板骂它太低,没啥意义。

  • 我觉得,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使命。它是创始人培育的,但它最后会变成一个共同体,变成很多人梦想的共同体。就跟你的孩子一样,从小和你长在一起,但总有一天,它会变成一个独立的人。

  • 我们定义的创业者,不仅仅是指那些拥有一家公司的人,只要他是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更多的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在我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创业者

  • BAT用整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大概500万这个人数当中的3%的劳动力,创造了这个行当近乎一半的产值。那就奇怪了,剩下的97%的人在干吗?我拿出纸来打了个草稿发现,97%的互联网人,他们平均一年产生的财富,还不到他们城市的平均水平。

  • 此外,几乎所有的量子物理学知识都是反日常经验的,它会让我们养成一种良好的科学思维精神——我们看到的一切事实,不一定是真的;我们所坚信的一切真理,不一定是对的。

  • 吾尝读《汉书》矣,盖数过而始尽之,如治道、人物、官制、兵法、财货之类,每一过专求一事。不待数过,而事事精窍矣

  • 焦点效应指的是,人们往往会把自己看做一切的中心,并且直觉地高估别人对我们的关注程度。

  • 尊敬每一个给我们帮助的人,向一切可以学习的人学习。有太多有师父的笨蛋,而天才常常特立独行。

  • 印象整饰是指一个人通过一定的方式影响别人形成对自己的印象的过程,由心理学家欧文 ·戈夫曼提出。戈夫曼认为,社会交往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我们有意或无意地尝试操纵和控制我们留给他人的印象,对于每一段社会交往而言,个体既是对自我的真实表达,同时又是为了对「观众」施加特定的影响。

  • 碎片化时间学习一些碎片化的东西,能否真正获得价值,这一点我是存疑的。

  • 倾听是一件很难的事。它需要你把自己的东西放下,才能真的听到对方怎么说。如果你固守着自己的东西,就不会有对新东西的好奇。

  • 他想起一些有关父亲的模糊记忆。同学拿到皮肤之后,他在“梦境之树”服务器建立了一个死亡骑士的角色,继续游戏。

  • 设计是在发现事物的本质规律,在既定的资源下,运用这些规律,去解决问题。

  • 控制欲增强,是因为爱情让我们暴露越来越多的软肋,不相信恋人会喜欢这个卑微的自己,需要用对方的包容和服从来确认自己值得被爱。

  • 如果能将我们的思维过程,用图像和清单表达出来,就能及时发现和修正bug,视觉化之后,也会更有条理和层次,更容易突破思维的边界。

  • 很多时候,我们所说的社会阶级上的固化和差异,并不仅仅是财富上的差距,更多是每个人眼界和选择的不同。

  • “我这辈子遇到的来自各行各业的聪明人,没有一个不每天阅读的——没有,一个都没有。而沃伦读书之多,可能会让你感到吃惊,他是一本长了两条腿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