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传媒精选

  • 阅读的乐趣就在于,它是一个广阔的世界,让你知道你的渺小,知道在历史长河中,或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看,很多东西是不必在意的,它让我们能变得更聪明一点。

  • 我几乎毫不费力就能想象出她生长的县城模样:嘈杂窄小的街道,三轮车、摩托车和小汽车拥挤在上面,街边的店面上,印着色彩鲜艳的硕大字体和明星头像,录音机大喇叭播放的廉价商品促销广告,如飞扬的尘土一样,飘荡在街道上空——这是从80年代开始的小城模样。但在这样俗艳又嘈杂的外表下,还包裹着一些新的时代内核:在充斥着教辅资料的新华书店里,可以买到各种欧美文学的作品。学校的图书馆里,还有最新的都市文学小说,村上的书也在其中,写着一个遥远的新世界:沙滩男孩的摇滚乐,Vans牌夹克,青春期坦白的性……

  • 一般都是去他办公室聊产品,但聊着聊着他就会说,最近发现几首特别好听的歌,来一起听听,结果一听就是一下午。他在办公室里抽着雪茄,我们跟着吸雾霾,几个男人都默不作声地听音乐,是一个很奇怪的画面。

  • 村上春树过着僧侣般严谨的生活。他一般在早晨4点钟起床,工作5至6个小时。下午的时候跑步10公里或者游泳1.5公里(或者两样都干),然后读一会儿书,听听音乐。晚上9点钟就寝。每天中午他在沙发上打个小盹,身体进入休息状态约半小时后会自然醒来。30年来,他将身体训练成一具非常精准的“时钟”。“我每天重复这种作息,从不改变。这种重复本身变得很重要,就像一种催眠术,我沉醉于自我,进入意识的更深处。不过,要把这种重复性的生活坚持很长时间——半年到一年,那就需要很强的意志力和体力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写大部头小说就像救生训练一样,体力和艺术敏感性同样重要。”他在接受《巴黎评论》记者的采访时这么说。

  • 正如现代媒介批判经典《娱乐至死》一书的作者尼尔·波兹曼所说,影像要求造成视觉冲击,要求有更多的画面。或者说,电视这种媒介的天然属性,本身就很难给人以完整的理性思考,只能是一种碎片化的,感官冲击强烈的叙事。

  •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过去人们只知道中朝两国唇齿相依,患难与共,在战争中培养起鲜血凝成的友谊,却不了解中朝高层之间也存在着重大的矛盾和分歧,而这些矛盾和分歧及其解决方式,与冷战在亚洲的格局有着密切关系。

  • 科学的中心思想就是,从两个看似相当矛盾的看法中找到不可或缺的平衡点,接纳新思维,不管它们是多么离奇古怪或者违背直觉,然后无情地怀疑、审视所有的想法,不论新旧。这就是在荒谬中找到真理的方法。

  • 莱特提出的命题是,人体的肠道菌群不只有助于消化,同时也是独立运作的器官,可能会引起腹泻,甚至是心理或精神疾病。

  • 朋友圈总是陷入到“羡慕别人”和“处心积虑让别人羡慕”的荒谬境地,发票圈和看票圈变得越来越无趣了。

  • 一个普通人想成为丘吉尔是不太可能的,但如果你对人与自然怀有好奇心,曾经发生在达尔文大脑中的想法,也可能会发生在你的脑子里,这个过程让人特别着迷。

  •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 花五年的时间盯着计算机屏幕,研究人类的一些最奇怪、最黑暗的想法,可能不会让大多数人觉得是美好时光,但我发现,这些诚实的数据出乎意料地令人安慰。在不安全感、焦虑、挣扎和欲望方面,我从来都感到不那么孤独。

  • 科技的伟大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持续创新,引领人类文明向前,这是美国硅谷的基因;另一种是把领先的科技成熟化、低成本化、普及化,从而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这是中国互联网的基因。

  • 抛弃汽车将让人们省下一笔钱。蔡斯表示,在欧洲,拥有一辆汽车的平均成本是每年6000欧元左右。如果你认为私家车将作为地位的象征继续存在,那么别忘记,马也曾经是地位的象征。